• <menu id="gs2m6"><code id="gs2m6"></code></menu>
  • <menu id="gs2m6"><tt id="gs2m6"></tt></menu>
  • <menu id="gs2m6"></menu>
  • <nav id="gs2m6"><strong id="gs2m6"></strong></nav>
    快捷搜索:  as  angelina 0   usr bin id   8835  web inf web.xml  .. app.conf 0  test  imgurl

    義和團的組織結構是什么樣的 首領和教案事件是什么樣的

      義和團由山東、直隸一帶的義和拳、民間秘密結社和練拳習武的組織發展而來。

      組織結構

      成員

      義和團的成分極為復雜,既有貧苦農民、手工業者、城市貧民、小商販和運輸工人等下層人民,也有部分官軍、富紳甚至王公貴族,后期也混雜進了不少流氓無賴,“上自王公卿相,下至娼優隸卒,幾乎無人不團”使得義和團的組織極為松散,不利于集中力量打擊敵人。

      據陳貴宗《義和團的組織和宗旨》所說,義和團的組織大致分為:

    image.png

      1.壇,是義和團的基層單位,又稱壇口,也有“廠”、“爐”、“團”、“公所”等稱呼。首領一般稱大師兄。

      2.總壇,設天津“坎”字總壇。為壇的上一級單位。

      3.門或團,為總壇的上一級單位。義和團按照八卦方位分為八門(團),如“乾字門(團)”、“巽字門(團)”等。

      4.義和團,是由所有義和團員共同組成的一個松散組織。

      此外,義和團還有“紅燈照”“藍燈照”“黑燈照”(寡婦組成)花燈照(妓女組成)等婦女組織

      義和團內部又可分為官團,私團與假團。

      所謂官團是指接受清廷的招撫,向清政府掛號,接受清廷官員的統率,領取其糧餉。官團得到清政府的承認,聽從其調遣。承認官團是清廷控制義和團的手段。

      私團則大多系團民自發組織,帶有很大的獨立性。自行設壇或從事“滅洋”斗爭。

      假團則有其復雜性,一般說來,義和團是一個幾乎人人可以加入的松散的組織,但實際上,有很多義和團組織被清政府以“偽團”,“假團”的名義鎮壓。“假團”分兩種情況,一是不服從清政府的統治并對其構成威脅,因而被消滅,是其鎮壓和消滅義和團的借口。二是部分不良分子甚至教民假扮義和團橫行不法,前者如“素不安分之徒,或投壇附和,或仿效裝束,魚肉良善。” (《天津一月記》)后者如“奉教者皆扮成假義和拳會,各處尋仇殺人,北京西城尤多”(《義和團運動史料叢編》)“直北一帶,天主教民往往效拳匪服色,四出行劫。有被獲者,自稱義和團,則地方官即釋之。”(《庚子記事》)。

      首領

      閻書勤(1860—1900),冠縣飛地梨園屯(今邢臺市威縣)人,領導了冠縣起義。

      趙三多(1841—1902),領導過冠縣起義,打出“扶清滅洋”的旗幟,義和團失敗后參加景延賓起義而在此過程中殞命。

      朱紅燈(?—1899),領導過平原起義,擊敗縣令蔣楷,在森羅殿戰斗中戰敗,后被捕處死。

      林黑兒(?—1900?),自稱“黃蓮圣母”,是紅燈照的領導者,天津失陷后被俘,不知所終。

      王立言(?—1899),山東義和團主要首領之一,朱紅燈死后在山東堅持戰斗,后失敗被殺。

      倪贊清(1862—1902),字翼臣,組織和指揮了著名的廊坊大捷。

      曹福田(?—1901),天津義和團首領。在老龍頭火車站與八國聯軍激戰。

      張德成(1846—1900),在獨流鎮創建“天下第一團”,后率部赴天津與聯軍戰斗。

      劉呈祥(1881—1900),別號劉十九,1900年19歲時在天津西郊高家莊設乾字壇,后在天津打擊八國聯軍,天津失陷后仍堅持戰斗。

      景廷賓(1861-1902),直隸廣宗人,1902年4月同趙三多等在巨鹿廈頭寺領導起義,改旗號為“掃清滅洋”,7月失敗被殺。

      失敗的根本原因:義和團運動的領導階級是農民階級,基本群眾是農民和小手工業者,提不出切合實際的革命綱領。最初,他們是以“反清復明”為宗旨,屢遭清政府的鎮壓。在嚴重的民族危機面前,義和團把斗爭的矛頭直指帝國主義,提出了“扶清滅洋”的口號。由于農民階級的局限性,沒有先進階級的領導,以慈禧太后為首的清政府,為了躲開義和團運動打擊鋒芒,被迫采取假宣戰,真投降的欺騙手法,對外投降帝國主義,對內鎮壓義和團運動,使義和團處于內外夾攻的境地。 在國內外敵人的夾擊下遭到了失敗。

      客觀原因:清朝與國外聯軍剿殺。

    image.png

      主觀原因:“扶清滅洋”中的“扶清”使義和團喪失了應有的警惕,盲目的排外。

      紀律

      義和團有自己的一套紀律,既有官方頒發的十條團規,也有自己獨特的規定,如“毋貪財、毋好色、毋違父母命、毋犯朝廷法,殺洋人、滅贓官,行于市必俯首,不可左右顧,遇同道則合十”等。

      這些戒規在初期得到了較好的遵守,當時有人的記載就說明了這個問題:“看其連日由各處所來團民不下數萬,多似鄉愚務農之人,既無為首之人調遣,又無鋒利器械;且是自備資斧,所食不過小米飯玉米面而已。既不圖名,又不為利,奮不顧身,置性命于戰場,不約而同,萬眾一心;況只仇殺洋人與奉教之人,并不傷害良民;以此而論,似是仗義”(《庚子記事》),有時義和團甚至擔負起維持治安的責任,如“ 刻有聶軍門(聶士成)所統之武衛軍兵多人,皆持器械,向各處搶奪。經匪首曹福田拿獲二十余人,皆殺死。”(《天津拳匪變亂紀事》)。

      義和團運動后期,由于成員日益復雜,出現了許多違法亂紀的現象,但連后來的清政府上諭也不得不承認“……淶涿拳匪既焚堂毀路,亟派直隸練軍彈壓。乃該軍所至,漫無紀律,戕虐良民,而拳匪專持仇教之說,不擾鄉里,以致百姓皆畏兵而愛匪,匪勢由此大熾,匪黨亦愈聚愈多” 對義和團后期紀律敗壞的記載:“城中日焚劫,火光連日夜……夙所不快者,即指為教民,全家皆盡,死者十數萬人。其殺人則刀矛并下,肌體分裂,嬰兒生未匝月者,亦殺之殘酷無復人理”,“京師盛時,居人殆四百萬。自拳匪暴軍之亂,劫盜乘之,鹵掠一空,無得免者。坊市蕭條,狐貍晝出,向之摩肩擊轂者,如行墟墓間矣。”“義和團之殺教民毛子也,京西天主堂墳地,悉遭發掘,若利瑪竇,龐迪我,湯若望,南懷仁諸名公遺骨,無一免者。勝代及本朝御碑,皆為椎碎。保定屬有張登者,多教民,

      教案事件

      同治元年(1862年),江西巡撫沈葆禎為教案事曾派員到民間密訪,問起民眾為什么要與教士拼命,民眾回答說:他們要奪我們本地公建的育嬰堂,又要我們賠他許多銀子,且叫從教的人來占我們的鋪面田地,又說有兵船來扶制我們。我們讓他一步,他總是進一步,以后總不能安生,如何不與他拼命?可見,教方妨害其生計的侵略活動,是迫使他們起來反抗的最直接原因。由于民受害最深,抗爭也就最堅決。當查訪者問及“教方真的有兵船來,難道你們真的與他打仗嗎?”民眾回答說:目下受從教的侵凌也是死,將來他從教的黨羽多了,奪了城池也是死……橫豎總是死。他不過是炮火厲害,我們都拚著死,看他一炮能打死幾個人。只要打不完的,十個人殺他一個人,也都夠了。

    image.png

      德國圣言會傳教士安治泰說:“哪里有教民,哪里就發生詞訟。”

      備受教案困擾的曾國藩在奏折中寫道:“凡教中犯案,教士不問是非,曲庇教民;領事亦不問是非,曲庇教士。遇有民教爭斗,平民恒屈,教民恒勝。教民勢焰愈橫,平民憤郁愈甚。郁極必發,則聚眾而群思一逞。”

      張汝梅在處理完大刀會案件后指出,教民“一經入教,遂以教士為護符,凌轢鄉黨,欺侮平民,睚眥之仇輒尋報復。往往造言傾陷,或謂某人毀謗洋教,或指某人系大刀會匪,教士不察虛實,遂欲怵以兵威。不知教士之勢愈張,則平民之憤愈甚”。

      袁世凱盡管極端仇視義和團運動,然對于民教相爭一節,仍不得不坦陳“東省民教積不相能,推究本源,實由地方州縣各官,平時為傳教洋人挾制……往往抑制良民……而教民轉得借官吏之勢力,肆其欺凌,良民上訴亦難伸理。積怨成仇,有由然也。”

      1861年恭親王奕?奏:“傳教士每以民間瑣事前來干預,致奉教與不奉教之人訴訟不休。……奉教者必因此倚恃教眾,欺侮良民……為地方官者,又或以甫定和給,惟恐滋生事端,遂一切以遷就了事,則奉教之計愈得,而不奉教者之心愈不能甘。”


    《路邊歷史編輯》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万人炸金花万人炸金花平台万人炸金花主页万人炸金花网站万人炸金花官网万人炸金花娱乐万人炸金花开户万人炸金花注册万人炸金花是真的吗万人炸金花登入万人炸金花快三万人炸金花时时彩万人炸金花手机app下载万人炸金花开奖 霍邱 | 信阳 | 沧州 | 云浮 | 宣城 | 荣成 | 丽江 | 曹县 | 安顺 | 济南 | 鸡西 | 温岭 | 长垣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淮北 | 兴安盟 | 改则 | 大庆 | 南安 | 渭南 | 晋城 | 淄博 | 泗洪 | 丹阳 | 赤峰 | 海拉尔 | 六盘水 | 张掖 | 阳江 | 临夏 | 吴忠 | 楚雄 | 燕郊 | 惠州 | 汉中 | 诸暨 | 钦州 | 固原 | 图木舒克 | 随州 | 佳木斯 | 洛阳 | 山西太原 | 万宁 | 伊春 | 淄博 | 娄底 | 武威 | 包头 | 乌兰察布 | 资阳 | 资阳 | 河池 | 阳江 | 平凉 | 赤峰 | 自贡 | 日喀则 | 甘孜 | 甘肃兰州 | 临沧 | 临夏 | 海安 | 玉环 | 开封 | 白山 | 阿里 | 万宁 | 日喀则 | 南通 | 神农架 | 沧州 | 玉林 | 宜春 | 福建福州 | 广安 | 安岳 | 驻马店 | 丽江 | 酒泉 | 漯河 | 泰州 | 江西南昌 | 库尔勒 | 济宁 | 保定 | 衡阳 | 厦门 | 章丘 | 泗阳 | 河源 | 荆门 | 黄南 | 宁波 | 南京 | 河南郑州 | 辽宁沈阳 | 锡林郭勒 | 雅安 | 大丰 | 攀枝花 | 库尔勒 | 深圳 | 迁安市 | 桓台 | 海北 | 天水 | 鹤壁 | 兴安盟 | 昌吉 | 林芝 | 文山 | 河池 | 香港香港 | 辽源 | 吐鲁番 | 湖州 | 吴忠 | 四平 | 莒县 | 文昌 | 吉安 | 临汾 | 来宾 | 贵州贵阳 | 宝应县 | 威海 | 九江 | 杞县 | 西藏拉萨 | 明港 | 苍南 | 吐鲁番 | 桐乡 | 佛山 | 台北 | 惠州 | 五指山 | 宿州 | 徐州 | 普洱 | 定西 | 晋江 | 乌兰察布 | 青海西宁 | 克孜勒苏 | 日照 | 蓬莱 | 肥城 | 绥化 | 高雄 | 镇江 | 德阳 | 宜昌 | 厦门 | 海拉尔 | 河南郑州 | 屯昌 | 枣庄 | 白沙 | 阿拉尔 | 运城 | 商洛 | 池州 | 巴彦淖尔市 | 松原 | 东阳 | 莆田 | 吴忠 | 昌吉 | 瑞安 | 宣城 | 阿克苏 | 绵阳 | 大丰 | 秦皇岛 | 山西太原 | 黔南 | 克孜勒苏 | 德州 | 北海 | 廊坊 | 咸宁 | 益阳 | 甘孜 | 临海 | 宜宾 | 温州 | 正定 | 铜陵 | 喀什 | 宜昌 | 南通 | 平顶山 | 昆山 | 黄石 | 昆山 | 大庆 | 庄河 | 泰州 | 孝感 | 吐鲁番 | 永州 | 安阳 | 张掖 | 克拉玛依 | 宿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