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gs2m6"><code id="gs2m6"></code></menu>
  • <menu id="gs2m6"><tt id="gs2m6"></tt></menu>
  • <menu id="gs2m6"></menu>
  • <nav id="gs2m6"><strong id="gs2m6"></strong></nav>
    快捷搜索:  as  angelina 0   usr bin id   8835  web inf web.xml  .. app.conf 0  test  imgurl

    太平軍北伐的序幕是怎么拉開的 為什么說這次是一場"假北伐"呢

      北伐,一般都是討伐帝都,直接奔著皇帝寶座去的。中國歷史上,有無數次北伐。發端于南方的革命力量,往往在占據了南方后,都會興師動眾北伐,希望能奪取京城,統一全國。有的北伐成功了,有的北伐失敗了,而太平軍的北伐也以失敗告終,但仔細分析就感覺,這場北伐是一場“假北伐”。

      1853年3月19日,太平軍占領南京。十天后,定都天京。洪秀全住進天王府,過上了皇帝的生活。太平天國正式開始與滿清政權形成南北對峙的局面。或許是洪秀全統一全國的心情比較急切,也或許是太平軍的士氣正旺,總之,定都四十天后就開始了北伐。

      5月8日,洪秀全派遣林鳳祥與李開芳北伐。兩人領兵2萬,從長江北岸的南京浦口北上,由此拉開太平軍北伐的序幕。為何說這次北伐是一場“假北伐”呢?

    image.png

      一是過于急功冒進。一個政權剛剛定都,就貿然北伐,縱然可以一鼓作氣、乘勝追擊,但也會暴露很多劣勢。比如戰略規劃不周,后勤保障不力。太平軍北伐后,就曾多次等待后續支援部隊,但總是希望落空。甚至都北伐到了天津,距離京城僅一步之遙,由于沒有增援部隊,在清軍的強力圍攻下,不得不南下后撤。在兩年的北伐戰爭中,太平軍基本都是饑寒交迫的,沒吃過幾頓飽飯。這樣的部隊能北伐成功呢?

      其實,按太平天國最初的計劃,后續增援的問題是有考慮的。即通過西征部隊北上支援北伐部隊,但計劃沒有變化快,西征軍在長江沿線遭遇了湘軍的頑強抵抗,雙方發生了拉鋸戰。太平軍攻占一城后,又被湘軍攻陷。后太平軍又再次反攻,如武昌、九江等地。原計劃北上增援的太平軍被湘軍拖住,根本走不開。孤立無援的北伐軍就徹底悲劇了。最搞笑的是,當太平軍從天津后撤到山東時,增援的太平軍也確實來了,但雙方竟然沒有接上頭。

      二是北伐軍人數太少。林鳳祥與李開芳兩人共率領了2萬人,而太平軍在攻占南京后,總兵力號稱有50萬之眾。以這么少的人數開始轟轟烈烈的北伐,簡直就是開玩笑。2萬人要面對幾乎整個北方的清軍,力量對比非常懸殊。不僅人數少,太平軍還是遠途征戰,連后勤保障都供應不上。兩年的北伐,征戰六省,攻占了無數城池,2萬人的部隊也是死傷無數。雖說在沿線也有一定的兵源補充,但數量有限,也無法形成戰斗力。有說太平軍到達天津時達到了4萬人,這似乎不太可信。當時駐守天津的清軍兵勇大概也就1萬人,4萬人打不過1萬人,未免太LOW。

      太平軍北伐應該也會懂得發動農民的道理,但為何沒有動員起來呢?這個很可能與太平軍主力都是兩廣人有很大關系。首先,太平軍將士與當地農民很難溝通,語言不通就會造成心理隔閡。你讓北方農民與兩廣人并肩作戰,很難。說也說不到一起,吃也吃不到一起。如果分開作戰,林鳳祥、李開芳如何領導呢,他們會放心嗎?

      另外還有一點。兩廣籍太平軍并沒有北伐的雄心。他們是典型的南方人,一輩子都沒去過北方,跟隨洪秀全、楊秀清等人一路打到南京,并成功定都。很多人就有了打江山、坐江山的享樂思想。打了幾年的仗,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定都后,洪秀全坐了皇帝,將士們也該享受享受了。還沒享受兩天,就急匆匆北伐,相信很多人是頗有怨言的。在天津打仗時,正趕上冬季,把這幫南方人凍得哭爹喊娘,這還有啥戰斗力。

      以上幾點,相信洪秀全、楊秀清也會考慮到,林鳳祥與李開芳兩個高級將領也會明白。但他們為何還要執意北伐呢?因為這次北伐更有可能是一個計謀。

    image.png

      當時,太平天國定都南京后,清廷加大了圍剿太平天國的力度。欽差大臣向榮坐鎮南京孝陵衛,建立江北大營。欽差大臣琦善坐鎮揚州城外,建立江南大營。兩座大營成為太平天國這個新生政權的最大威脅,尤其是江北大營,就在眼皮底下。這形勢很明顯了,清廷就是要拉開架勢對太平天國進行圍殲。

      與此同時,北方增援的清軍也在趕來的路上,誓言要全力圍殲太平天國。兩座大營的清軍對天京各種攻擊,大炮都轟到了城里。太平天國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洪秀全在天王府里始終提心吊膽。如何牽制清軍,如何分散這種壓力呢?可能最好的辦法就是派兵北伐,當然這招也比較冒險。

      也就是說,北伐的主要目的,不是奪取北京,而是分散清軍,調虎離山。當然,如果能真的攻陷了北京,那再好不過。所以,洪秀全給林鳳祥、李開芳的最高指示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北伐,不要貪戀攻占城池的多少,更不要與清軍打陣地戰、消耗戰。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是給清廷施加壓力,牽制清軍兵力,為天京解困。

    image.png

      果然,清廷得知太平軍北伐后,大為恐懼。四處調兵圍堵太平軍,原本要南下增援的清軍也被用于圍攻北伐太平軍。太平軍從江蘇、河南、山西、河北、山東,一路殺到天津。太平軍一步步逼近北京,相信咸豐與洪秀全一樣睡不著覺了。清廷對北伐的太平軍疲于應付,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圍堵北伐太平軍和如何保衛北京上。如此一來,天京遭圍殲的壓力就小了很多。

      事實證明,太平軍北伐后,天京周圍幾乎沒有發生什么像樣的戰爭,基本就是太平無戰事。也就是說,太平天國北伐的主要目的還是達到了。至于奪取不奪取北京,那都是次要的。

      當然,這次北伐也是冒著很大危險的。因為在清軍圍堵天京時,抽調精銳力量北伐就等于削弱了天京的防守力量。

      北伐,如果主要目的不是奪取北京,那就可以說不是真正的北伐。所以說,太平軍的北伐就是一場“假北伐”。


    《路邊歷史編輯》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万人炸金花万人炸金花平台万人炸金花主页万人炸金花网站万人炸金花官网万人炸金花娱乐万人炸金花开户万人炸金花注册万人炸金花是真的吗万人炸金花登入万人炸金花快三万人炸金花时时彩万人炸金花手机app下载万人炸金花开奖 黔南 | 巴彦淖尔市 | 广汉 | 吉林长春 | 济南 | 桐城 | 儋州 | 瓦房店 | 正定 | 义乌 | 辽宁沈阳 | 霍邱 | 黄石 | 衢州 | 苍南 | 阳春 | 衡阳 | 兴安盟 | 濮阳 | 阿克苏 | 巢湖 | 包头 | 武夷山 | 文昌 | 山东青岛 | 吉林长春 | 吴忠 | 四平 | 海门 | 济源 | 沧州 | 仙桃 | 泰州 | 海丰 | 黔西南 | 湘西 | 乌海 | 白山 | 乳山 | 扬州 | 郴州 | 珠海 | 偃师 | 宜宾 | 张家口 | 南京 | 淮安 | 宜春 | 海西 | 灵宝 | 阳江 | 陇南 | 三亚 | 五家渠 | 保定 | 常德 | 蓬莱 | 枣庄 | 南京 | 章丘 | 崇左 | 益阳 | 铜川 | 烟台 | 岳阳 | 高密 | 商丘 | 张掖 | 单县 | 长垣 | 白城 | 保定 | 南通 | 章丘 | 珠海 | 靖江 | 包头 | 临猗 | 泗阳 | 伊犁 | 临海 | 宣城 | 吐鲁番 | 海门 | 阿里 | 长治 | 榆林 | 江苏苏州 | 和田 | 台州 | 陕西西安 | 蓬莱 | 喀什 | 大兴安岭 | 巴彦淖尔市 | 芜湖 | 天水 | 东海 | 海拉尔 | 鹤壁 | 大庆 | 三明 | 乐山 | 广元 | 阳泉 | 吉林长春 | 武威 | 海安 | 邵阳 | 吉林长春 | 公主岭 | 醴陵 | 新乡 | 新泰 | 和县 | 红河 | 百色 | 阿克苏 | 和田 | 阿坝 | 台北 | 吉林长春 | 瑞安 | 潍坊 | 潜江 | 辽宁沈阳 | 烟台 | 泰兴 | 凉山 | 保定 | 荆州 | 湘西 | 巴彦淖尔市 | 邹平 | 燕郊 | 宜春 | 绥化 | 咸宁 | 邹平 | 雄安新区 | 万宁 | 保亭 | 泰州 | 澳门澳门 | 永新 | 牡丹江 | 清徐 | 乐山 | 江苏苏州 | 呼伦贝尔 | 赵县 | 张家口 | 阜阳 | 恩施 | 永州 | 丽水 | 庆阳 | 运城 | 贺州 | 怒江 | 乌兰察布 | 桂林 | 克拉玛依 | 岳阳 | 保定 | 乌海 | 三门峡 | 丽江 | 山东青岛 | 临汾 | 德州 | 酒泉 | 通化 | 正定 | 荆州 | 温州 | 双鸭山 | 宜春 | 和县 | 阿拉尔 | 阿克苏 | 咸阳 | 博尔塔拉 | 巢湖 | 蓬莱 | 广汉 | 通辽 | 南安 | 海南海口 | 定西 | 巴彦淖尔市 | 吴忠 | 图木舒克 | 崇左 | 五家渠 | 丽水 | 海东 | 日喀则 | 商丘 | 咸宁 | 阿里 | 巴彦淖尔市 | 晋江 | 大丰 | 和田 | 吉林长春 | 霍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