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gs2m6"><code id="gs2m6"></code></menu>
  • <menu id="gs2m6"><tt id="gs2m6"></tt></menu>
  • <menu id="gs2m6"></menu>
  • <nav id="gs2m6"><strong id="gs2m6"></strong></nav>
    快捷搜索:  as  angelina 0   usr bin id   8835  web inf web.xml  .. app.conf 0  test  imgurl

    蓑衣渡戰役是一個被吹出的神話嗎 江忠源將太平軍全軍覆沒是真的

      時至今日,網上有關太平天國的負面評價是越來越多了。不過,在這個一百多年前的小小國度,有一位仁兄卻讓人挑不出什么道德上的毛病。他就是南王馮云山。

      張愛玲說“出名要趁早”,而歷史人物在早早博得美名后,也要趁早駕鶴西去才是。馮云山因為早死,所以來不及干壞事,也就逃過了如今針對太平天國的網絡暴力。不過,馮云山身上也并非沒有爭議,那就是他死在了哪里?

      史學界存在著兩種說法——全州或蓑衣渡。

      其實,民國之前馮云山死在哪里已經成為一種常識——毫無疑問是在蓑衣渡。

    image.png

      從湘系筆桿子留下的文字中我們得知:太平軍在蓑衣渡遭到湘軍鼻祖江忠源的伏擊,馮云山因此中炮身亡。

      其實,馮云山的死亡地點本來不應該存在什么爭議,說一千道一萬,就算江忠源本人也沒有人家太平天國自己人清楚吧?翻開李秀成和洪仁的自述,無不異口同聲指出南王死在全州。但謊言重復一千次就成為了真理,在湘軍宣傳機器的輿論攻勢下,馮云山的尸身被江忠源一腳踩住,無人敢上前認領。

      毫無疑問,江忠源是湘軍中的名將,但在蓑衣渡一戰中,他的所謂戰功就是個被吹破天的肥皂泡。我們找來清方的奏報,看一看最初的記載是怎么說的吧?

    image.png

      太平軍自廣西金田起義,不斷發展壯大,最后,小小的廣西已經容不下這條蛟龍了。于是,他們打算自全州入境湖南,進而開始席卷天下之旅。蓑衣渡之戰前,太平軍正在圍攻全州。

      話分兩頭,我們再說圍剿太平軍的清軍綠營。綠營在廣西圍剿太平軍時,有兩大主帥向榮和烏蘭泰,全州之戰前后恰好一死一病,清軍因此群龍無首。于是,有一個人站出來了。不過,他不是江忠源,而是滿人總兵和春。和春當時剛剛被提拔為翼長,主抓全局。他召集軍中將領開會,商量下一步怎么辦?

    image.png

      和春開口:全州只是個小城,分分鐘被攻破后,長毛下一個軍事目標肯定是長沙。全州也就罷了,湖南省城要是有了危險,咱們可就要在皇上那里吃不了兜著走了。

      總兵秦定三舉手發言:全州挨著湘江,若是從全州坐船,到長沙沒幾日的水程。他在和春“還用你說”的白眼中繼續補充:近日探子來報,長毛在全州外的湘江碼頭停了二百多號船。

      正在眾人一籌莫展之際,湘軍鼻祖江忠源開口了。他是湖南新寧人,新寧距離全州并不遠。如今,自新寧駕車去全州,只要3個小時便可到達。比起外省的將領,他更熟悉地形。江忠源說:經過全州沿湘江向北十二里,有個地點叫作蓑衣渡,那里地勢險要,江面比較狹窄,兩岸都是參天古樹,適合打埋伏。不過,他遺憾的說:蓑衣渡的水非常深,無法在江底打木樁,阻擋船只。他在和春“那你說個屁”的眼神中繼續發言:過了蓑衣渡,沿湘江再往前走三水里,有個地方叫作水塘灣。水塘灣的江水比較淺,在那里打上樁,就算發了大水長毛也別想坐船去長沙!

      于是,水塘灣打樁這一光榮而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了湘鼻祖江忠源。

    image.png

      不久,太平軍攻克全州,隨即棄全州水陸并進沿湘江北上。卻見二百多條船行駛在湘江水面,浩浩蕩蕩,拉風之極。船隊剛剛到達蓑衣渡,只聽一聲炮響,蓑衣渡的西岸伏兵四起。不過,這支部隊的主帥不是江鼻祖,而是和春。

      原來,江忠源與和春先后來到廣西“剿匪”并結識,他們一見如故,不顧上下級也不顧民族差距成為了好朋友。江忠源早看出蓑衣渡的地形適合打埋伏,便拉了領導兼好友和春一起在這里阻擊敵人。至于為何只駐扎在西岸,客觀原因自然是和春是個剛剛上任的翼長,指揮不靈其他軍隊,人家不愿意去;主觀原因嘛,江忠源的老家新寧就在蓑衣渡西岸100多里外,他不想讓太平軍跑到他家去玩耍。

      然而,這對哼哈二將打擊到敵人了嗎?

      怎么可能?

      太平軍在聽到炮聲之后,馬上做出了反應。船隊一邊開炮回擊,一邊擺陣,只見安裝大炮的戰艦圍成一個圈,把載著首領和老弱婦孺的船只護衛在中心。與此同時,太平軍陸軍迅速搶占了蓑衣渡兩邊的江岸,并安置好大炮,對著鼻祖與和春就是一頓猛轟。

      風緊,扯呼,幸好蓑衣渡兩岸都是參天古樹,鼻祖又熟悉地形,急忙拉著和春藏身大樹之后。至于讓太平軍全軍覆沒?搞笑吧?要不是樹林掩護,太平軍一時間無法判斷虛實,恐怕就是和春與鼻祖全軍覆沒了。

    image.png

      不久,太平軍探得前方三里水塘灣處被清軍打下了堅固密實的木樁,無法在短時間內通過。兵貴神速,經過考慮,他們扔下部分淄重和二百艘船不要,從西岸的陸路去了湖南。

      太平軍走后很久,和春與鼻祖才從西岸的大樹后面小心翼翼地探出腦袋,他們相視一笑。

      二百多艘船啊!發了。

      事后,和春向上級匯報,說是蓑衣渡一戰,共殲滅敵軍200人,燒毀敵船1艘。然而,以清軍一向喜歡虛報戰功看,只打死了兩名太平軍都不稀奇。

    image.png

      本來,蓑衣渡之戰就是個清軍失敗的小戰役。即使按照慣例吹成了勝利,主帥和春也不好意思吹的太大。然而,江中源從此開始對一件事深信不疑,那就是正因為他江忠源守在西岸,太平軍才由蓑衣渡東岸溜走的。沒辦法,作為鼻祖,就是這么自信。

      不久,他在給朋友劉蓉的信里吹了一個牛,說是自己在蓑衣渡鏖戰兩晝夜,把太平軍精銳殺的片甲不留,并奪獲船只三百艘。可惜只有自己一軍,其他部隊不配合,否則敵人可就全軍覆沒了。鼻祖,你這么說,可還記得蓑衣渡大樹后和你并肩躲貓貓的和春嗎?不過,在晚清戰史上,綠營天生就比湘軍低著一等,所以和春,你作為江忠源的朋友,就乖乖張開兩肋,讓鼻祖插上一把老江飛刀好了。

    image.png

      太平天國年畫《魚樂圖》

      的確,當時的清軍是一盤散沙,無法在蓑衣渡兩岸同時設防,然而,從太平軍在蓑衣渡迅速、冷靜而強大的應對來看,即使巔峰時期的湘軍埋伏在東西岸邊,也是無法使敵人全軍覆沒的。太平軍如果真的以江忠源的家鄉新寧為目標向西進軍,憑鼻祖與和春的幾千人根本無法阻攔人家的腳步。

      兩年后,江忠源在廬州守城,死在了太平軍手上。鼻祖雖然死了,湘軍卻開始了崛起。一群湖南人在與太平天國的征戰中形成了越來越緊密的利益共同體。他們一手拿刀,另一只手則拿起了筆,從輿論陣地全方位打造湘軍品牌,戰死廬州的江忠源自然成為他們致力推出的主打產品。于是,一大批謳歌江忠源的文章熱氣騰騰的出爐。在曾國藩、左宗棠、李元度等人的筆下,鼻祖在蓑衣渡殲敵千人,和春則成了破壞鼻祖戰略,不肯在東岸設防,所以造成敵人漏網的罪魁禍首,之前戰死全州的南王也記在了蓑衣渡江忠源的名下。

      不過,盡管從此蓑衣渡之戰被吹成為了一場大捷,但真正把大捷變為神話的并不是湘軍,反而是太平天國的擁躉,這話是怎么說起的呢?

    image.png

      民國時期,隨著反清的政治環境,太平天國成為熱門,一大批史學大師都開始研究起了這個課題。

      于是,在蓑衣渡之戰的90年后。著名太史學專家簡又文先生特地到全州與蓑衣渡一帶走訪。

      將近百年的口口相傳,細節上比文字還要失真。民國時期太平天國很紅的,遠不是如今網絡上人人喊打,所以全州城和蓑衣渡都在爭搶馮云山死亡地的版權,連南王死亡的具體位置和墳墓所在地都編出來了。

      困惑的簡又文先生只好采取了一種折衷的說法,即南王先在全州城中了一炮,掉血50%,接著在蓑衣渡遭到伏擊,又中了第二炮,血槽清空死去了。所以說,江忠源和南王之死脫不了干系。

    image.png

      比起以美化湘軍為目的記錄太平天國史的湘系文人,太史學家除了想搞清真相,更深層次的目的是根據歷史作出總結,找出太平天國滅亡的原因。

      馮云山才是太平天國真正的創立者,也是他把領導的權力拱手讓給了洪秀全,這樣一個如老黃牛一樣扶保太平天國的英才如果不是死得那么早,應該能夠調和高層之間的矛盾,壓制東王楊秀清的野心,避免日后的天京內訌。

      如今,這個結論已經讓越來越多的專家質疑,不再贅述,但在民國,還是有不少學者和民眾接受的。于是,“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馮云山被抬上了一個很高的位置。水漲船高,蓑衣渡之戰也就變成江忠源逆轉乾坤的神話了。這是不是一粉抵十黑呢?

    image.png

      最后,簡又文在全州和蓑衣渡采訪時,有兩個令人溫暖的小故事,我忍不住給大家講一講。

      簡先生去小城全州前,早已從清方的史料中看到過太平軍全州屠城的記載,又考慮“太平軍”和“太平天國”這兩個詞匯是民國后才有的用語,邊僻小城的居民恐怕不知道。為了參訪方便,他粉裝黑啟用了清朝傳下來的稱謂,張口“長毛”,閉口“發賊”詢問當地居民90年前的情況。誰知,他被一個普普通通的老農當面訓斥了。老農說:“什么叫作‘長毛’?什么叫作‘發逆’?不過‘成王敗寇’罷了!可是人家是實行民族革命的,而且也曾開國稱王,不過氣運不夠,打了敗仗罷了,怎么能夠亂罵他們啊?……”簡先生被訓得面紅耳赤,卻又不禁會心微笑了。微笑中,簡先生應該已經領悟到“屠城”記載的不盡不實了吧?

      在蓑衣渡,簡先生采訪當地父老,他們無不異口同聲言說當年太平軍在此地軍紀甚好,公買公賣,即使蓑衣渡之戰后自東岸離去,也絲毫沒有擾民。從這里,我們也能看出,江忠源在蓑衣渡的勝利是就是一個吹出來的神話。


    《路邊歷史編輯》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万人炸金花万人炸金花平台万人炸金花主页万人炸金花网站万人炸金花官网万人炸金花娱乐万人炸金花开户万人炸金花注册万人炸金花是真的吗万人炸金花登入万人炸金花快三万人炸金花时时彩万人炸金花手机app下载万人炸金花开奖 大丰 | 三沙 | 靖江 | 亳州 | 沛县 | 吉安 | 新疆乌鲁木齐 | 咸阳 | 滕州 | 吕梁 | 江西南昌 | 武夷山 | 乌兰察布 | 荣成 | 昌吉 | 鹤壁 | 清徐 | 广元 | 新余 | 大同 | 济宁 | 寿光 | 阜新 | 简阳 | 三沙 | 金坛 | 常州 | 廊坊 | 三亚 | 常德 | 巴彦淖尔市 | 金坛 | 辽阳 | 桐城 | 潍坊 | 巢湖 | 安康 | 阳春 | 鄂州 | 商洛 | 永州 | 海东 | 明港 | 揭阳 | 汕尾 | 阿拉尔 | 燕郊 | 通化 | 包头 | 达州 | 泉州 | 海安 | 和县 | 保定 | 阿克苏 | 象山 | 遵义 | 石河子 | 三门峡 | 瓦房店 | 广汉 | 河南郑州 | 宁国 | 巴音郭楞 | 榆林 | 伊犁 | 天水 | 那曲 | 襄阳 | 宁夏银川 | 洛阳 | 晋江 | 临汾 | 五家渠 | 铁岭 | 长兴 | 黄冈 | 喀什 | 宜春 | 宝应县 | 迪庆 | 荆门 | 泸州 | 湖北武汉 | 澳门澳门 | 连云港 | 湛江 | 海南 | 宿州 | 宁夏银川 | 池州 | 乌兰察布 | 邯郸 | 巢湖 | 淮北 | 广饶 | 来宾 | 红河 | 吴忠 | 广元 | 萍乡 | 漳州 | 承德 | 新疆乌鲁木齐 | 乐平 | 武夷山 | 文山 | 三明 | 基隆 | 临沧 | 邢台 | 宣城 | 晋中 | 余姚 | 新疆乌鲁木齐 | 扬中 | 徐州 | 河南郑州 | 五家渠 | 姜堰 | 酒泉 | 信阳 | 温州 | 运城 | 金昌 | 莆田 | 诸城 | 通化 | 铜川 | 醴陵 | 济源 | 库尔勒 | 河南郑州 | 潮州 | 和田 | 嘉善 | 柳州 | 泉州 | 山南 | 海拉尔 | 百色 | 株洲 | 湖南长沙 | 金昌 | 南安 | 义乌 | 崇左 | 河源 | 喀什 | 九江 | 许昌 | 四平 | 山西太原 | 临沧 | 安顺 | 眉山 | 永州 | 台湾台湾 | 驻马店 | 神木 | 姜堰 | 屯昌 | 三门峡 | 乳山 | 营口 | 神木 | 江门 | 德宏 | 大理 | 延边 | 铜陵 | 滁州 | 包头 | 洛阳 | 广西南宁 | 德阳 | 钦州 | 孝感 | 吴忠 | 普洱 | 青海西宁 | 东方 | 鸡西 | 运城 | 阿拉尔 | 巴音郭楞 | 任丘 | 辽宁沈阳 | 惠州 | 襄阳 | 昭通 | 吉安 | 鹤壁 | 肥城 | 黔南 | 揭阳 | 张掖 | 厦门 | 肇庆 | 馆陶 | 扬州 | 邯郸 | 通辽 | 梧州 | 安顺 | 伊犁 | 张家口 |